★本站公告★:合理安排时间看片,享受健康生活。本站永久域名:(导航网址 av22.top),www.jutongyi.com,www.dy016.com,www.dy017.com 随手点击收藏,以免迷路哦!

_ 点击关闭

_ 点击关闭

以下APP站长已检测强烈推荐下载(狼友必备)

少女毒枭的哥哥

  这是女孩子的房间。
月白色的窗帘,奶油色的家具,典型的洛可可建筑艺术风格,天花和墙面以弧面相连,转角处都布置着壁画。玫瑰红色的室内墙面基调色,金色的线脚,护壁板的造型是精致的框格,框内四周有一圈花边,中间衬以浅粉色的织锦。加上精致到了极致,简直就是繁琐的室内装饰,置身其间,总能隐约体会到一种凡尔赛王宫的浪漫风情。
一个女孩背抵着沙发坐在产自土耳其的手工地毯上,雪白色的连身裙在地毯那美丽繁复花纹的映衬下,更加显得洁净耀眼。女孩的手里捧着一本诗集,清脆悦耳的声音如同淙淙流淌的泉水一般。
“然而是否断了,那命运之线——
它曾将你可爱的灵魂与幸运缚在一起?
它竟把你仍在如此无情的世间,
让你柔肠寸断,悲伤不已?
可是,你,哀痛欲绝的美人,
虽然喝着悲哀的苦酒,
且梦想吧,你将遇见你所爱的人,
在天堂里,永远不再分手。”
优雅而富有磁性的声音,从枕在她腿上的青年口中传出,“紫堇,你念的是雪莱的那首《致玛丽》,对吗?”
殷紫堇拢了拢散下来的长发,将它拨回到耳朵后面。“哥哥,如果你的爱情和你的立场相违背,你会怎么做?”
殷殇冷淡的声音里没有一丝感情。“我会亲手葬送它,我所谓的爱情。”
殷紫堇笑了下,那笑容清淡得几乎看不见,“可是你做不倒,对吗?因为,你爱上的是‘他’。”
殷殇苦涩地笑了一下,“紫堇,我累了,让我睡吧。你明明知道的,现在,我只能在你身边安睡。”卸下了冷静的伪装,他的声音里满是疲倦。“能不能……再给我唱一次你的催眠曲?”
“好的。”殷紫堇调整了一下大腿上软枕的角度,涂着紫色指甲油的手轻轻地拂过哥哥的脸颊,红润的唇轻轻地吟诵起优美动听的安眠咒文,也就是被聆听者称之为“催眠曲”的旋律。
殷殇,二十岁,英文名柯伊·埃克森,哥伦比亚三大贩毒集团之一,“黑色百合”的现任首领。对外身份是哥伦比亚上流社会贵族,埃克森家族的独子。经营数家跨国大公司,年收入不菲,再加上无懈可击的完美相貌和性格,是许多少女梦中的白马王子。数年前,向非洲的英联邦成员国捐赠一千三百万美元救灾,被英女王册封为爵士。
殷紫堇,英文名艾莉薇娅·埃克森,哥伦比亚三大贩毒集团之一,“黑色百合”的现任首领的妹妹。对外身份是哥伦比亚上流社会贵族,埃克森家族的独女。但没有任何证据,显示她和贩毒活动有任何的联系。另有附注:虽然和案件无关,不过她还是传说中,世界上三名灵力最强大的女巫之一。
以上,是国际刑警组织的档案里,关于这一对兄妹的记载。
一觉睡醒,安置好不知不觉也睡着了的妹妹。殷殇打开了走廊尽头的一扇房门。拉开窗帘,午后明亮的阳光透过茶色的玻璃,将房间里的一切映照得无所遁形。
从天花板上垂下数条铁链,紧紧地扣在一个青年的四肢上,将他吊在半空中,脚尖无法着地。青年一丝不挂的身体被链子紧紧地束缚住,完全动弹不得。青年的肌肤是健康的小麦色,泛着蓬勃的光泽,衬着银色的链子和分身黑色的拘束套,给人带来一种视觉上的无上美感。
殷殇解下他的口塞,托起他的下巴,让对方的眼睛直对上他的视线,“看来你昨晚休息得很好,ICPO的段晖警官。”
叫做段晖的青年年纪在二十五岁左右,他全身都湿透了。汗水从前额流下,顺着无可挑剔的健美线条一路蜿蜒而下,看得出,他花费了大半的注意力和体力,在抵抗后庭的电动按摩棒给他带来的影响上。
直到他的口塞被拿下来,段晖才有机会开口说话。
“殇、殇,你、你不要再错下去了。”语气散乱不堪,声音也是虚弱无力的,但是听得出来,里面有一种无比的坚定。“听、听我的……”
殷殇冷笑一声,修长白皙的手指一路下滑,沿着喉结、颈项、锁骨一路而下,停在胸口的乳环上。前几天才强行穿上去的小小金属环在阳光的映照下,散发出一种清冷的光泽。
他恶意地拽起其中一边,“听你的去认罪是吗?不过段警官好像忘了,不论是英国伦敦的布莱克弗里尔斯皇家法庭,还是哥伦比亚中央法庭,对我作出的可都是无罪判决。从法律的角度上来说,我无罪可认。”
身体最敏感的地方受到如此的对待,段晖的身体绷紧了,不由自主地发出一声沉闷而短促的呻吟,清澈坚毅的眼神也有了那么一瞬间的混沌昏沉。痛感,尖锐的痛感侵袭着他的神经,但却痛觉中却又包含了一种东西,一种暧昧不明的东西……
柔软的短发被汗水浸湿,柔顺地贴在前额,段晖脸上那隐忍的表情,配上他帅气英俊的面孔、迷乱的眼神,竟然有种别样的妩媚,引得人不由得想再狠狠地凌虐他。
看在眼里,殷殇眸子深处,划过一丝火花。他关掉了按摩棒的开关,把它拔了出来。一转身,去一边的柜子里取了一瓶红葡萄酒和一只精美的玻璃杯。
段晖长吁了一口气,精神一放松,他才发觉到全身上下,每根骨头每个地方都酸麻不已。已经在半空中悬了三天,他感觉自己已经完全成为了一个提线木偶,被殷殇随着兴致摆弄。
调整了铁链的长度,让段晖躺在红地毯的地板上。殷殇低下腰,伸手一捏,扳开他的嘴,倒了杯红酒进去。“这个时候还有胆子来找我,段警官,我对你那愚蠢的正义感和职业道德,真是无话可说。”
“咳……”段晖被突如其来的液体呛得一阵咳嗽,“殇,你……你不要再错下去了……”因为咳嗽,他的脸上泛起一层红晕,“难道你还想让更多无辜的人……”
“成为我手里的古柯碱,和四枚响尾蛇战术核导弹的牺牲品是吗?”殷殇冷冷地笑笑,“国际刑警组织的情报还算挺灵通的。”
段晖心头一凉,想起他查到的消息来。
有消息显示,最近有一桩假冒非洲某国的名义,从美国中情局一名官员手里购买了四枚“响尾蛇”战术核导弹的非法军火交易。交易通过瑞士国家银行的账户进行操作的,金额为二亿五千万美元。
很显然,这是“黑色百合”对联合国禁毒署和国际刑警组织的威胁。哥伦比亚、委内瑞拉、巴西、秘鲁、厄瓜多尔在联合国禁毒署的协调下,原本打算成立五国联合缉毒军队,继续三个月前对哥伦比亚的武装扫毒工作。但是种种迹象显示,一个月前,由于证据不足而被无罪开释的“黑色百合”首领殷殇,才是这四枚响尾蛇战术核导弹的真正购买者。
消息一经查实,所有人都不敢轻举妄动。殷殇手里有不下五六架超音速战斗机,可以在三分钟之内飞离爆炸范围。而这四枚导弹中的任何一枚在繁华的波哥大爆炸,后果都是无可想象的严重。
“所以,回去告诉ICPO和联合国禁毒署,最好别惹我。”殷殇揪住段晖的头发,提起他的头。“当然,我会让你在回去之前好好‘享受’一番的。”一边说,他一边丢了颗药丸进段晖的嘴里,并且再灌了一杯葡萄酒下去。
“你应该感谢我,出于对你这个对手的尊重,接下来的这出好戏,只有我一个观众而已。”殷殇悠闲地席地而坐,那表情像是在看一场演出。“因为我非常佩服你的演技——它居然能让我相信,你是真的爱我。”
段晖的表情在听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,黯淡了下来。“我……”他只说了一个字,就被从身体内部升起的异样感觉打断了。
“药效真快。”优雅地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坐姿,殷殇用谈论天气的语气和神情说道。
段晖凝视着殷殇的视线渐渐模糊起来。但是身体的感觉却变得清晰。
一种奇怪的感觉,从空空如也的胃里升腾起来,像是火热的雾气,氤氲薰腾着身体内部的每处神经、每条血管、每根骨头。先是朦朦胧胧的热感,但是转瞬之间,就仿佛化成了炙热的岩浆,奔涌澎湃,不断冲击着他的感官。
殷殇的反应,仅仅是起身按下开关,让铁链重新把段晖吊上半空而已。就像他曾经说过的,“我在任何情况下都能保持冷静”,他很冷静。
因为,他必须这么做。
他并不是只为了自己而活。
段晖没注意到这些。他的全部注意力,都放在媚药的药效上。
在被吊起来之前,他尽可能地挪动着被铁链束缚住的四肢,冰凉的链条,和地毯上粗糙的纹路,摩擦着皮肤的感觉,多多少少起了一点纾解作用。重新回复到悬空的状态之后,连这一点点的慰藉都没有了。他拼命扭动的结果,也只是把铁链弄得叮叮当当作响而已。
好热……好难受……
不仅仅是热,现在体内奔涌着的岩浆,里面仿佛钻出无数细小的虫子,在身体里面的每一个点、每一条线、每一处平面上啃噬舔咬,说不出的麻,说不出的酥,说不出的痒。所有感觉都汇集到两个地方,被拘束套子紧紧箍住的分身,和后穴的甬道。
制造这一切的殷殇,正悠闲自得地欣赏着段晖被欲火折磨的样子。勾起他的欲望,却不碰触其身体,典型的把玩宠物对待玩物的态度,绝对的强势,绝对的冷漠。
以及,绝对的绝情。
看看分身的根部,和双球交界的地带,慢慢开始涨得发紫,颜色变得有些不妙起来。殷殇这才走近段晖,从衣袋里掏出一张扑克牌,横着一划,干脆利落地切开了黑色的薄皮套子,却没有留下任何一点伤痕。
段晖舒服地长吁了一口气。
皮质的薄套子还没落地,地毯上就先多出了一滩白浊的粘稠液体。
但很快,段晖发现,那种要命的酥麻酸痒并没有得到一丝一毫的缓解,反而愈演愈烈。难道……惊恐、羞惭的眼睛看向殷殇。没出声,因为他一直死死地咬着下唇,努力不让自己发出声音。一丝丝鲜红的血液,正顺着破损的唇瓣向下流淌。
“没错。如果‘后面’没有插入的话,你是永远解脱不了的。”殷殇阴森地笑开,“现在,你明白我为什么先拿掉它了吧?”
它?段晖慢了半拍才反应过来殷殇指的是那支电动按摩棒,帅气的面孔因为难堪而扭曲。
殷殇好整以暇地欣赏着段晖所有的表情。因为情欲和羞愧,段晖的脸上和身上泛起了一层红色,像是在午夜绽放的玫瑰,有种无法形容的魅力。
段晖是个正直坚毅的男人,个性坚强刚毅,那双眼睛对上他的视线的时候,从来都是清澈纯净,就像没有一丝杂质的湖水。不过现在……
现在他在不停地挣扎喘息,呼吸声势粗重而紊乱的。这双眼睛,此刻盛满了火和水。火是饥渴的欲望之火,水是眼角迷茫的湿润。
好想……好想有什么东西插进去……
段晖一面为自己有这种渴望而感到羞愧,一面勉强凝聚起几乎被疯狂所吞没的神智。但……越是集中精力不去想,身体的感觉却反而越是敏锐。
他整个人像是被架在架子上烘烤,那火焰的热力全被血液吸收了一样。全身上下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,渴求被人插入,被人干!而且,一浪高过一浪。
慢慢地,意识里,好像和那一天,他们俩的第一次重叠起来。
那个时候,殷殇的眼睛里是笑意和温柔,还有一些轻松、调皮——
“晖,不要对我摆这种诱惑的表情哟,我自制力失控的话,受伤的可是你哦!”
“还有多余的精力去想其他的事情,看来段警官很悠闲呢。”殷殇不带一丝感情的声音,把他的思绪拉回现实。后者从一边摆放的各式调教工具里抽了根鞭子,用鞭子的把手托起他的下巴,“还是说,对你那淫乱的身体来说,这种程度的药性,只是小儿科而已?”